日期:
当前位置:首页>法院文化>法官风采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转发至: 打印
 何永添三水法院的一名普通法官,现任该院民一庭副庭长。担任法官在审判一线办案的八年多时间里,他主审各类案件1000多件。无论是标的额仅有几十元的损害赔偿案件,还是涉及金额上千万的民间借贷案件,无论是办理号称“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婚姻家庭案件,还是办理疑难复杂问题纷繁的建设工程合同案件,他都以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行为准则,用心调解、认真裁判,努力实现司法公正。

七下村委调解纠纷

几年前,刘某与乐平一村庄签订了祠堂翻修协议,但工程完工后,村里不愿意支付工程款。据了解,其原因是村里人认为,祠堂屋檐倾斜,墙体歪斜,工程存在质量问题。随后,刘某将该村告上法庭,请求支付工程款项。

 “一座祠堂维系着一条村,这一告就等于一个人与整个村发生了矛盾。”在前后一年时间里,时任乐平法庭副庭长的何永添法官先后7次下到村委会,现场调解。“我们第一次去看现场,了解情况;第二次就组织调解,但遇到了很大困难。”彼时,双方一见面就争吵不休,没有任何有效的沟通。“先把双方分开,我们分别了解了各方的意愿。”何永添说,法院邀请了乐平司法所、乐平镇相关负责人以及村中有权威的族老共同参加了调解。“双方争议主要在祠堂房租质量和工程收费问题,我们于是请了专业机构做质量评估和收费评估。”

经过一年多沟通,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村委支付了刘某的工程款,并聘请了另外一家公司帮忙修复祠堂。

2天解决20个案子

在何永添多年的法官生涯当中,曾处理了多起资不抵债案件。2008年,金融风暴发生后,乐平镇南边一家电子数码厂欠下20多名供货商巨额货款,老板也一走了之。供货商听说老板逃走后,向法院提交了20多份起诉书,都要求支付欠下的货款。

 “我们立即向厂方了解情况,厂方临时负责人说厂里没钱,可立即执行相关程序。”何永添于是张罗着将工厂资产拍卖。事情进展很顺利,一两天内,供货商都拿到了欠款,20多个案子也调解成功。

南边五金厂是家个体企业,几年前出现资不抵债情况。170多个工人领不到工资,于是来到乐平镇政府,要求司法介入。何永添闻讯后,首先联合力量查封了该厂财产,并设法找到公司老板;然后,在劳动部门见证下,劳资双方达成了有效的工资协议,确认老板欠员工工资;最后,乐平政府先行垫付了工资。员工拿到工钱后,此事也圆满解决。

坚决不办“三案”

很多人怀疑法官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但是何永添始终坚守司法良知,秉公办案,做到不徇私情、不畏权势、不受贿赂。在他曾经办理的一件交通事故案件中,一方当事人以提交证据材料为名,给他送红包,被他当场拒绝。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也有当事人想方设法通过一些途径向他打招呼,希望予以关照。对于这些打招呼、说情的,何永添都会表示,案子我们会依法办,关键看证据和事实。曾经有个案子,一方当事人认为自己可能败诉,通过电话对他进行威胁恐吓,但何永添没有理会,依法作出了判决。

说起办案的故事,何永添还说了很多很多,比如,为了处理一起鱼塘承包案,他冒雨到鱼塘查看现场;又比如,为了促成一起工伤案件的工厂与劳动者和解,他从下午3点一直调解到晚上8点,使受害者家属获得满意的赔偿……担任法官多年,何永添用自己的工作赢得了荣誉,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法官”等称号。面对荣誉,何永添说,我只是做了一个法官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