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当前位置:首页>司法公开>裁判文书公开>行政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转发至: 打印
 广东省www.77365.com

行政判决书

(2013)佛三法行初字第10号

原告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智承新业五金制品厂,组织机构代码证:68241044-4,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国家火炬计划佛山电子电器产业基地”南区105号。

法定代表人关志梅,该厂总经理。

托代理人何相华,该厂员工。

被告佛山市三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组织机构代码:00704916-5,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康乐路8号。

法定代表人翁良,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高新红,广东信征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陈XX……

原告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智承新业五金制品厂(以下简称智承五金厂)诉被告佛山市三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三水人社局)、第三人陈XX劳动行政确认一案,于2012年12月2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2012年12月31日受理后,于2013年1月8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何相华、被告委托代理人高新红、第三人陈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年8月7日,被告作出三人社工白重认字[2012]00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以下简称《工伤认定决定书》),该决定书主要内容为:第三人陈XX于2012年1月9日向被告提出对其父亲陈绍余的工伤认定申请,被告于当日受理。根据三府行复[2012]1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被告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第三人称陈绍余是原告智承五金厂的员工。2011年12月7日6时50分,陈绍余从住地(佛山市南海区西樵百西村西岸十三小组5巷10号)驾驶牌号川JE2489二轮摩托车回厂上班,途经金白线10KM+500M路段时,与牌号桂J61069货车车尾碰撞发生交通事故,造成陈绍余当场死亡。经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陈绍余在此交通事故中承担同等责任。原告智承五金厂在举证期限内向被告提交相关证据材料,称陈绍余2011年12月7日6时50分在去往白坭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并非是上班的途中,理由为:1、原告为陈绍余安排了员工宿舍(309房)住宿;2、陈绍余擅自外出原告并不知晓;3、2011年12月7日该厂没有安排陈绍余外出办事;4、该厂上午上班时间为7:30,陈绍余6:50去往白坭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并不是合理的上班时间,陈绍余不是管理人员,没必要提前上班。被告经到原告公司调查核实,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六)项规定,认定陈绍余的死亡为工伤。被告于2013年1月17日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1、《工伤认定决定书》、三府行复[2012]5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复印件各一份,证明被告依第三人的申请作出工伤认定,并经三水区人民政府予以维持;2、陈绍余身份证、厂牌、12月份饭卡复印件各一份,证明死者陈绍余是原告的员工;3、原告《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用人单位资格;4、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佛440607620110032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复印件一份,证明陈绍余于2011年12月7日发生交通事故,其在此次事故中承担同等责任;5、《道路交通事故尸体检验报告》复印件一份,证明陈绍余在交通事故中死亡;6、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西樵派出所、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百西社区居委会和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百西流动人员和出租屋管理服务站共同出具的《证明》和房东黎文基出具的《证明》复印件各一份,证明死者陈绍余与妻子袁世君居住在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百西村西岸十三组5巷10号出租屋内;7、被告对原告公司员工杨军威、何相华所做的《工伤认定调查笔录》复印件各两份、被调查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陈绍余平时是居住在原告厂外,发生交通事故的当天陈绍余并没有请假,其是去工厂上班,平时陈绍余上班是先到宿舍换衣服然后再打卡上班;8、《路线图》一份,证明死者陈绍余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工作地点和居住地点的情况;9、《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存根)》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向原告发出举证通知;10、《陈绍余工伤举证材料提交清单》、《举证说明》、《作息时间》,由魏晓云、刘平洪、周振文出具的《证明》复印件各一份,陈绍余的打卡记录九页,证明原告工厂是7时30分前打卡上班,死者陈绍余一般是7时25分到7时29分之间打卡上班;11、《工伤认定申请表》复印件一份,证明陈XX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12、陈XX身份证和户口本复印件各一份,证明陈XX和死者陈绍余是父子关系。 

原告智承五金厂诉称,原告认为按照相关证据证明陈绍余发生事故时不是在上班途中,故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所认定的事实部分是错误的,而且适用法律错误故应予撤销。一、对于陈绍余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经交警确认是6时50分,而第三人在工伤认定申请中也确认陈绍余是6时50分从南海区住所出门。首先,死者陈绍余出门时间是6时50分,而事故发生时间也是6时50分,这两者相互矛盾;其次,事故发生地点在三水区白坭镇金白线10KM+500M路段,陈绍余的住所据第三人称在南海区西樵百西村,两者相距10余公里。被告以陈绍余事发前一晚在南海区西樵百西村住及陈绍余出门是6时50分为基础认定陈绍余的死亡属于工伤必然是错误的。二、工厂上班时间是7时30分,陈绍余既不是工厂管理人员也未被要求提前回厂,那么6时50分已在白坭镇发生交通事故,但事故发生的时间距离上班时间还有40分钟,也就是说事发时间显然不是合理的上下班时间之内。结合陈绍余的行驶方向是白坭镇方向,而工厂不是在镇内却是在镇的东面的工业园,故陈绍余出门不是为了上班,因而事故不是发生在上班途中;三、三府行复[2012]5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没有证据证明陈绍余出门是6时50分为由驳回原告的请求,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该情况的证据就是在第三人在工伤认定申请书中确认的事实,并且该事实在《工伤认定决定书》第一页第2段第2行所记载。综上,原告认为被告对陈绍余于2011年12月7日因交通事故死亡属于工伤的认定错误,故特此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没有提供证据。

被告三水人社局辩称,一、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予维持。死者陈绍余是原告的员工。2011年12月7日死者驾驶摩托车沿三水区金白线由南海区西樵镇往三水区白坭镇方向行驶,6时50分与冯强芳驾驶的桂J61069号重型厢式货车发生碰撞,当场死亡,陈绍余负事故同等责任。被告经调查核实,死者陈绍余发生交通事故前晚不在厂宿舍居住,且他平常晚上很少在厂宿舍居住,其与妻子租住在南海区西樵镇百西社区居委会出租屋,距工厂约15公里。原告工厂早上上班时间是7时30分,陈绍余平时都是到厂后先回宿舍换衣服再到车间打卡上班的。死者事发当天是正常上班时间,事故发生在上班途中,时间上是合理的。发生事故的地点是在居住地和厂区之间,路线上也属于合理路线。依据以上事实,被告依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六)项规定,作出陈绍余死亡属于工伤的认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二、原告智承五金厂不认为是工伤没有依据,不应得到支持。原告工厂在起诉状中事实理由部分认为被告认定事实部分错误,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第1页第2段第2行是第三人陈XX的陈述,并非被告认定的事实,也非认定事实的依据。更加重要的是,该陈述是没有任何问题的,6时50分指的是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而非死者出门时间,这与第三人在《工伤认定申请表》中的陈述是一致的。原告工厂据此在质疑被告作出的工伤决定是没有任何依据的。综上,原告的起诉无法定理由和依据,被告作出的《工伤决定书》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没有发表诉讼意见,也没有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7、9、10、12,原告及第三人均无异议,对以上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对被告提供的证据8,第三人无异议,原告认为死者并非是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而且对于居住地和交通事故发生地也有异议。对此,本院认为,死者居住地和交通事故发生地均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而且从该份《路线图》可以看出死者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位于其居住地到原告工厂的合理路线上,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1,原告对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于申请表中提及的死者6时50分出门及发生事故时间也是6时50分有异议。对此,本院认为,该份申请表仅提到死者于2011年12月7日发生交通事故,且该点有被告提供的证据4可以佐证,该份证据可以证明被告需要证明的内容,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及上述有效证据认定以下事实:第三人陈XX的父亲陈绍余是原告的员工。2011年12月7日,死者陈绍余驾驶牌号川JE2489二轮摩托车从位于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百西村西岸十三组5巷10号出租屋返回原告工厂上班。陈绍余于6时50分行驶至金白线10KM+500M路段时,遇冯强芳驾驶桂J61069号重型厢式货车因方向机发生故障于是将车停放在慢车道上维修,致使川JE2489二轮摩托车车头与桂J61069号重型厢式货车车尾发生碰撞,造成陈绍余当场死亡及二轮摩托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陈绍余与冯强芳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2012年1月9日,第三人陈XX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经过调查核实,于2012年8月7日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陈绍余的死亡为工伤。原告不服该工伤认定决定,向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政府于2012年12月12日作出三府行复[2012]5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仍不服,遂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被告作为县级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法享有对本行政区域内发生的工伤事故进行处理和认定的职权其执法主体适格,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死者陈绍余于2011127日从居住的出租屋返回原告工厂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是否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六)项规定的“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情形原告提出被告认定死者陈绍余在2011127650分从南海区住所出门,而事故发生的时间也是当天650分,在路途所需时间为零,不合逻辑。本院认为,交警部门认定发生交通事故时间确为2011127650分,但没有证据证实被告认定陈绍余在南海区住所出发时间为650分。原告的上述主张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提出其工厂上班时间为730分,陈绍余既不是工厂管理者也未被要求提前回厂,但650分已在白坭镇发生交通事故,显然事发时间不是合理的上班时间,而且陈绍余的行驶方向是白坭镇方向,而非原告工厂所在的镇东面的工业园,故陈绍余发生事故并非是在上班途中。本院认为,首先,从被告对原告公司员工所作的调查笔录可以得知,平时陈绍余较少在场内宿舍居住,而且事发前一晚其并没有在宿舍居住,其上班一般是先到原告提供的宿舍换衣服后再到车间打卡上班,而且陈绍余居住的出租屋相距原告工厂大约15公里,因此死者于650分到达事发地点是合理的;其次,从被告提供的《路线图》可以看出,陈绍余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也刚好在从其住所返回原告工厂所在地的合理路线上。因此,原告的上述主张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被告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六)项的规定认定陈绍余的死亡属于工伤,并无不当。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智承新业五金制品厂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智承新业五金制品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本判决确定的一审案件受理费同等金额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本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王  璋

审  判  员   乔  颖

代理审判员   刘新湖

   

一三年三月十一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胡敬锋